留守儿童进城看父母 大人忙无奈二次留守
2013-08-12 18:00:39   来源:汉网-武汉晚报   评论:0
       每年暑假,武汉都会迎来许多特殊“小过客”,他们从全国各地而来,为的是和父母短暂相聚;他们像候鸟一样迁徙,满怀着思念,从农村来到城市开始暑期“新生活”。其实这“新生活”不过是可以早晚见到爸妈的“二次留守”。

在这片异乡的土地上,他们过得好吗?一周来,记者兵分两路,走近“小候鸟”,倾听他们的故事……

2013年8月8日 星期四晴

阳台上的“留守”暑假

天气预报当天的最高温度是37℃,下午,我来到位于江夏庙山新村的小爽家里。

面前的小爽是个腼腆的男孩,高高瘦瘦,可能是不熟和戒备,他话语很少,几乎是我问一句他答一句,回答也只是简单的几个字。

小爽的家租住在庙山新村一栋私房的顶楼,烈日炙烤,顶楼闷热似蒸笼。屋里很简单,四面就是简单刷了一道灰的水泥墙壁,破旧的桌子,一台简易小风扇,周围零散地堆着些杂物和衣服。

小爽的父母长年打工早出晚归,没有时间陪儿子。刚读完四年级的小爽每天只能在家做暑假作业,看电视,更多的时候,他喜欢一个人到阳台上玩耍。这里比房间宽敞,偶尔还有一丝风。

这个不足1米宽的阳台并没有任何安全防护,对于小爽来说,却是他最好的乐园了。他说:“常常一个人在上面玩,看着爸妈回家的方向。”比起老家,他还是更喜欢武汉,“虽然这里热,这里房子比老家狭窄得多,这里没有许多小伙伴,但是爸爸妈妈在这里,就这一条理由超过所有。”

这是整个下午小爽说得最长的一句话,记者不由得泛起一阵心酸。

2013年8月9日 星期五晴

菜摊上的“留守”暑假

遇到小聪纯属意外。上午11点,我到汉口球场街有个采访,经过解放南路菜场时,顺便想进去买点吃的。经过一处肉摊时,我被摊内一个大眼睛男孩吸引住。男孩八九岁,正拿着手机打游戏,周围的一切喧嚣似乎都与他无关。我在摊前停下脚步:“这个孩子是我要找的留守儿童吗?”我正想着,孩子抬头看了一眼,喊旁边的妈妈:“妈妈,过来一下。”

一个30多岁的女人过来招呼:“要什么肉?”我说:“我先看看。”女人忙着招呼其他客人,我和孩子攀谈起来。

“打什么游戏啊?”

“保卫萝卜。”

“啊?我也喜欢玩这个游戏,你打到哪一关了?”

提到游戏,孩子兴奋起来,递过手机骄傲地给我看他的成绩,他的级别已经很高了,看得出他经常玩。

他告诉我他叫小聪,8岁,在模范路小学读书,马上就读4年级了。他的老家在江西,和其他的“小候鸟”相反,他是平时在武汉借读,每年暑假就回江西的外公外婆家。今年妈妈没让他回去,说是外公外婆年纪大了,照顾他太辛苦。

这个暑假他只能在出租屋睡觉,做作业,实在没地方玩,就到菜场帮爸妈守摊。如今,他也记得几种肉价了,妈妈忙不过来时,他偶尔也能帮一下忙。

“你会算价钱吗?”

“直接按秤就会显示价钱,不用算。”小聪一本正经地“教育”记者:“这你都不会呀?”

        2013年8月10日 星期六晴

技师房里的“留守”暑假

一位从事足疗洗浴行业的朋友告诉我,他们那里有很多从农村来的留守孩子,妈妈平日忙着上班,只能把孩子放在技师房。看着孩子,感觉很孤单。“实际上来城市,是被‘二次留守’了。”朋友说。

上午,我来到位于武昌卓刀泉的大唐沐足店。在3楼10多平米的技师房里,除了休息的技师外,还有3个“小不点”:两个男孩一个女孩,都只有六七岁。

他们中最爱说话的孩子是个名叫夏梓乐的男孩,他自我介绍6岁半,读一年级,老家在孝感,爸妈打工没时间照顾他,就把他托付给在这里上班的小姨。

“我爷爷奶奶都是62岁,奶奶瞎了,爷爷不识字。”小家伙主动介绍起家里情况。

他说,以前每年暑假在家,他只能看电视、和小朋友出去玩,没人管。爸妈一年只回去一次,想妈妈的时候就只能打电话。“我打电话爷爷奶奶不高兴,觉得我要告状,不让我打。” 夏梓乐不失时机地向我“告状”,把里面其他人都逗乐了。

另一个男孩叫思宇,6岁,随州人。小男孩明显不适应有这么多陌生人的环境,一言不发,无论我问什么,他都不说话,也没有任何表情。

思宇妈妈吴女士正好休息,她来武汉4年了,一直在做足浴技师,这是个没有休息日的行业。但每个月她都会抽时间回去看儿子。“总觉得亏欠儿子,这些年只顾挣钱顾不上他。” 吴女士说,所以孩子很胆小,见了生人连话都不敢说。

暑假了,她把孩子接来城里,本想抽空好好陪孩子,可是工作太忙了,思宇爸爸也没时间,把孩子放在出租屋又担心安全问题,只能上班带着。这里有同事帮忙照看,还有空调不会受热。“虽然工作很忙,只能让他们自己在边上玩,但好歹也算在眼前,能多看看他们也是好的。”她说。

3个孩子都很懂事,不乱跑,大多时候,他们每人拿着个手机,坐在一边安静地打游戏,打烦了,就看电视。

2013年8月11日 星期日晴

工棚里的“留守”暑假

一次偶然的采访机会,我认识了汉口惠济路一处工地的负责人,闲聊中,得知他们工地上有一个特殊的“小候鸟”。

他叫涵涵(化名),只有五岁半,妈妈去年8月份因脑溢血突然去世,一个月前,他便来到武汉,跟着爸爸在工地上生活,住工棚,吃食堂,晚上父子俩挤睡在一张杂乱的单人床上。

涵涵的爸爸姓胡,麻城人,40多岁。胡师傅人蛮老实,但提起家事,每次都不愿多说。今天中午,当我和同事冒着大太阳,大汗淋漓地提着一个大西瓜出现在工棚宿舍门口时,胡师傅终于不再那么抗拒了。

到底是孩子,涵涵在宿舍里跳上跳下,吃饭吃到一半,突然拉了拉爸爸的衣角,指着自己的牙齿:“爸爸,爸爸,牙齿好疼……”胡师傅赶紧放下饭碗,从床下抽出一块硬纸板,为涵涵扇风:“乖,扇扇就不疼了,谁叫你不听话老吃糖……”

因为工作太忙,回来累得倒头就睡,没有时间陪孩子坐地铁、去游乐场,最奢侈的就是逛逛旁边的解放公园。所以爸爸要上班的时候,涵涵都在垒了围墙的生活区玩,围墙外面还有什么,他不知道,他只知道,爸爸让他不要乱跑,围墙之内才安全。即便一天内的多数时间他都没有爸爸陪,但一想到过几天就要上学,要被送回老家,他就不高兴了,吵着“我不要回去,我要跟爸爸在一起”。

带着个孩子在工地生活,总归是很辛苦的,比不得其他没有牵绊的工友,比如自己再累也要照顾孩子,再想节约也要每天给孩子一块钱零花钱买糖。但比起涵涵要妈妈时,这些苦都不算什么了。胡师傅说:“他知道妈妈不会再来看他了,他常自己在嘴里念叨‘我妈妈死了’……”

对于一个五岁半的孩子来说,死,是什么概念,也许他并不清楚,但他知道,这是他第一个没有妈妈陪的暑假。

后记:

采访中,记者得知,大唐沐足店关注到了这一特殊群体。从去年起,他们每年暑假都会举办夏令营活动,今年的夏令营活动刚刚结束。活动中,专门配备的“生活妈妈”会带着这些“小候鸟”前往军营体验,前往各大游乐场玩耍,让他们感受父母的辛苦,学会独立生活,学会感恩社会;员工们对企业也会更加有归宿感。技师何霞的孩子刚刚参加完夏令营,她高兴地告诉记者:“我女儿坐轻轨时,兴奋极了!回来不停问我,妈妈,妈妈,火车怎么在天上跑啊?除此以外,她连普通话都快学会了!”

这些匆匆而来又匆匆离去的“小候鸟”,在城市停留的脚步或许短暂,但却是跟城市脉搏一起跳动的存在。关于“小候鸟”的各种问题和生存状况,亟需社会各界给予更多关注。

(记者李芳 翟兰兰)

相关热词搜索:留守 儿童 暑假

上一篇:江西高考状元上课笔记遭疯抢 盲目跟风无意义
下一篇:“最严校规”男女生不能同进同出

分享到: 收藏
网站申明

一、原创内容页
① 如转载或镜像三秦网站原创稿件(含图片、音视频),应注明来源,例:“三秦网”。
②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二、三秦网提供上传空间、链接及博客/评论等服务页面的免责申明.
① 所有图片、音视频标明来源,有作者姓名要详细标注.
②三秦网为用户提供上传空间服务,对用户传输内容不做修改或编辑。当著作权人和/或依法可以行使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权利人发现上传内容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时,应向三秦网发出权利通知,三秦网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采取措施删除相关内容。(详见法律声明)

网站介绍  -  联系方式  -  投稿说明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2012-2013 三秦网 All right reserved 陕ICP备123号 SP服务代码:106533333 陕卫网审[2010]第0066号
技术支持:陕西万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