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徐记海鲜酒楼老板性骚扰女下属赔偿七万三
2013-04-16 11:58:53   来源:三秦网   评论:0


图为当事人 何倩


【深度报道】 湖南女会计西安遭遇徐记海鲜酒店老板性骚扰

“月亮代表我的心”、“愿你在梦中能接到我的热吻”…… 中国首例大陆女青年起诉香港公民性骚扰案件在西安开庭


女会计遭遇性骚扰
老板赔偿七万三
中国赔偿金额最高的性骚扰案件

一位湖南籍的已婚女士,在异乡打工时多次收到老板的暧昧短信,且最终被单位解雇。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权、保障自己的劳动权益不受侵犯,面对一个集团公司,身单力薄的她不畏艰辛,在湖南、西安两地奔波,将为此打三场官司,毅然将老板、公司、公司总部推
上向被告席和劳动仲裁委……
 
湖南女

来西安应聘于“陕西公司”

2008年9月9日上午,西安,中雨,记者在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法院见到了何倩(化名),今年40岁的她给记者的第一印象是年轻俊秀,身材高挑,气质不错。
何倩给记者提供的简历如下:湖南省长沙市人,湖南大学本科毕业,从事会计10多年。父母均在长沙矿山设计院工作。
何倩告诉记者:2007年6月18日,她应聘于湖南省徐记餐饮有限公司工作(以下简称“湖南徐记公司”),被派遣到青岛分店任财务经理。10月30日调回公司。至11月22日,她处于无班可上状态。期间,“湖南徐记公司”未给她交纳社会养老保险,并拖欠她半个多月的工资。为了能留在公司,她没有计较。11月22日,经申请,她从长沙来到位于位于西安市未央区未央路140号的徐记海鲜酒店(即陕西徐记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徐记公司”)应聘工作。她与“湖南徐记公司”终止劳动关系,“陕西徐记公司”服从“湖南徐记公司”管理。
 
漆黑夜
暧昧短信频频来临

何倩的诉状中陈述:
2007年11月23日,她应聘到“陕西徐记公司” 从事会计工作,被告梁某是香港人,比她大9岁,任“陕西徐记公司”执行总经理,是其上级。她刚上班没几天,被告就三次向她索要手机号码。她最初推诿,但为了工作关系最后还是告诉了自己的号码。梁某经常借故到她的办公室找她谈话,说自己很有钱,又是香港人,和公司董事长关系很好等信息以暗示。甚至在办公室无其他人的时候,对她拍肩捏手,多次询问她的私生活等情况,进行语言、肢体骚扰,并且还利用手机多次发送超过单位同事关系的短信骚扰她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何倩让记者看她手机上保存的2007年12月5日晚上收到梁总发来的三条语言暧昧的信息:“22:14:24小倩你好!睡觉没?在忙些什么?”;“22:26:30为何不复信息?是否讨厌我太丑样”;“ 23:17:46欢迎你有时间来我家看电视,你喜欢的话休息给我电话我跟你去逛街”。但她未回复。
为避开骚扰,12月13日,何倩更换了手机号码。2007年12月30日深夜,梁某给她的新手机发来短信:“后天有没有时间,请你吃宵夜。”她仍未回复。为了能在西安稳定下来,迫于被告的领导地位,她采取沉默、关机、引导劝说、连续两次回老家等办法回避。但是,梁某并未收敛,反而利用一切机会继续骚扰她。2008年1月5日,梁某约她喝茶并在公司对面宾馆开了一个房间,何倩怕得罪他,只得服从,后机智逃离。
2008年1月30日晚8时许,何倩收到梁某的短信“只有情永在,月亮代表我的心”;约半个小时后,又收到梁某发来的短信“我的月亮是放在心里的,愿你在梦中能接到我的热吻”。2008年春节期间,她终于忍无可忍,明确拒绝梁某的骚扰。2008年3月27日深夜11点后,梁某又发来短信“只有情永在,我在家等你”。

遭开除
愤而起诉老板

4月14日,梁某突然以公司的名义将何倩调回湖南总部工作。何倩提出留在西安,原因是她本人已不是“湖南徐记公司”的员工,担心回到湖南又出现无班可上的尴尬局面;另外她想在陕西学习积累财务工作经验,但她的请求被拒绝。
第三天,何倩的办公室门锁、电脑密码被更换,公司强行解除与她的劳动关系。保安对她进行驱逐,趁她不在的时候,她宿舍门上的锁被更换,私人物品被搬离,电线被剪断。4月19日,“湖南徐记公司”发来关于解除与她劳动合同的书面决定。
对此,何倩认为梁某是出于私欲迫使自己失业,剥夺了自己的劳动权益,使她生活无着落,给她带来人格上的侮辱,使其职业形象受损,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因此,她请求法院查明事实,判令梁某对骚扰她的违法行为予以书面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失2万元。并承担案件诉讼费和律师费。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她向法院提交了12份证据,其一便是自己曾经收到并保存下来的11条短信,此外还有另一名同时受到梁某“骚扰”的女性发给她的8条短信,她以此试图证明梁某长期骚扰多名女性,生活作风有问题。
何倩认为,因此案涉及的人格权利与社会评价的相关问题,对于她日后的工作和生活均会产生重大的影响。为了能够恢复她原有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她还向法院提交了申请书,要求法院公开审理此案。以彰显公平正义,进而依法影响社会对于性骚扰案件的正确认识和把握,依法引导日后遭受性骚扰侵害的妇女积极地通过正常的诉讼途径维权。
该案件在法院审理时,记者发现,被告梁某并没有出庭,其委托律师一人出庭。
记者问何倩为什么会保留梁某给她发的短信?她回答:“我有一个习惯,就是等手机收件箱信息满了,才全部消掉。而粱总的短信愈来愈露骨,防人之心不可无,我担心他的目的不能得逞,对我进行打击报复,我才保留了其中的11条。我也想提醒其他女性朋友,当遭遇和我类似的性骚扰时,要学会保留证据。梁某为什么不敢出庭面对我,说明他心虚。”

经仲裁
“湖南公司”支付何倩工资社保3752元

何倩说:“湖南徐记公司”和“陕西徐记公司”强行解除与她的劳动关系,引发了同事和朋友的猜疑和议论,对她的名誉权造成极大的损害。今年5月15日,她向西安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陕西公司”恢复与她的劳动关系,签订劳动合同,缴纳社会保险,支付其工作餐费用和享受相应的福利待遇等等。目前,裁决书尚未下达。
2008年8月18日,何倩回到湖南,向长沙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相关仲裁。次日,仲裁委下达裁决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法规,“湖南公司”向何静支付2007年11月份工资2676.80元,支付何倩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用1076.70元。


被告方
回避记者采访

9月11日上午,记者来到了位于西安市高新区南二环西段395 “陕西徐记公司”。
前台接待贾小姐得知记者身份后,称她向梁总汇报。几分钟后,贾小姐称梁总很忙,回头和记者联系。记者拨打了梁某的手机,手机关机。记者接着又拨打了梁某的代理律师尚某的电话,尚某称其正在开庭,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而梁某给法院提交的答辩状则写明:原告是在诉述一个故事。原告所说的事实是不存在的,原告之所以起诉自己,是因为自己坚持公司原则,没有私下答应其继续留在公司的要求,才导致其对自己的记恨,不惜牺牲其名誉起诉自己。法院应当驳回原告的诉请。
 
黄经理
“如果是性骚扰,会处理梁某”

记者就此案电话采访了位于长沙市的“湖南徐记公司”的执行总经理袁某。袁某称自己对此事还不是很清楚,让记者采访人力资源部总经理黄某。以下是采访录音:
记者:从何倩提供的证据来看,梁某发的短信语言暧昧,如果法院判决其行为属于性骚扰,公司是否付有一定责任?
黄总:如果法院判下来我们的高层经理行为是性骚扰,公司会依规定处理梁某。法院未判决下来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公司没有判断性骚扰的这个能力,我们只能这样表态,公司也没有查明。梁某是否属于性骚扰,公司没有权利判断,媒体也没有能力判断。
 
高律师
梁某的行为就是性骚扰

记者采访了何倩的代理律师、陕西省妇联维护妇女儿童权益法律服务站负责人高谨。
高谨说:梁某的行为百分之百属于职场性骚扰。法庭上,尚律师没有否认梁某所发短信的真实性,称短信是互动的。但她又拿不出何倩所发“互动短信”的证据。《陕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办法》规定,禁止对妇女实施性骚扰。受害妇女有权向本单位、行为人所在单位、妇联组织或者有关机关投诉。《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实施办法》规定,禁止以语言、文字、图像、信息、肢体行为等任何形式对妇女实施性骚扰。并特别规定“用人单位和雇主应当采取措施制止工作场所的性骚扰”。但是,上述法律没有指出职场性骚扰者违法后,其所在单位应负的罚责,法律应当对细则进行健全。
9月13日,何倩对记者说:通过本案她不仅依法为自己维权,而且还希望教育和影响社会各阶层的有关人士,促使大家都能够尊重妇女,保护妇女,让妇女能够自尊、自爱、自立、自强、懂法、用法。9月12日,她去未央法院送资料,遇到了梁某的代理律师尚某,尚某说,梁某表示可以调解,但何倩予以拒绝,要求法院给予公正判决。现在,她正在筹措诉讼费,考虑增加梁某的索赔数额。因此事发生后,她已无法在湖南、陕西立足,就业十分困难。
记者遂电话联系律师尚某证实何倩的说法,尚某称自己正在开庭,婉拒了采访。

经调解
何倩获赔7.3万元

何倩起诉梁某职场性骚扰案件经陕西主流媒体报道后,国内一些网站对报道进行了转载,网上迅速掀起了一片波澜。就在人们对此案判决结果翘首以待的时候,案件突然发生了出人意料的变化。
9月19日,案件在审理过程中,经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法院调解。何倩与梁某达成了如下协议:一、被告梁某当面向原告何倩道歉;二、被告梁某一次性支付原告何倩7.3万元。诉讼费1550元,原告承担500元,被告承担1050元。
9月24日,何倩来到本报社告诉记者:起初,被告代理人找到她,给她做工作,她并不情愿调解,她只想要求法院公正判决,依法对梁某进行制裁。后经不住大家的劝说,她才同意了调解。不管怎样,也算是给梁某了一个教训,即骚扰女性是要付出代价的!当前,她还要为维护自己的劳动权等待西安仲裁委的结果。此外,她先后在西安、长沙两地申请仲裁时,“湖南公司”分别向两家仲裁委出具假证。气愤之余,她将不顾一切,收集证据,起诉“湖南公司”,还原事情真相。维权之路还很漫长,但她对于结果充满信心。

据悉,何倩起诉梁某的性骚扰案件,创造了中国两个第一:首先,该案件是在中国发生
的首例大陆女青年起诉香港公民性骚扰案件;此外,该案件是目前中国性骚扰案件赔偿金额最高的案件。
2009年5月,记者接到何倩的电话,称她正在湖南起诉“湖南徐记公司”,请媒体予以报道。
本报将继续对何倩的维权过程予以全程关注。

(文字 摄影 记者 文正 一秒)


相关知识:性骚扰是指违背妇女意愿,以含有淫秽色情内容或者性要求的语言、文字、图像、电子信息、肢体行为等方式骚扰女性的行为。职场性骚扰是指雇主或者上级对劳动者、求职者实施性骚扰,并以此作为工作权、升迁、考绩的条件,以及任何人在劳动者执行职务过程中,对其实施性骚扰,造成敌意性、胁迫性或冒犯性工作环境的行为。
相关案例:以性骚扰起诉的案件,中国最早出现于2001年,地点也在西安。而此时中国的法律还未明确禁止性骚扰行为。性骚扰第一案的受害人童女士声称她遭受了“交易型性骚扰”。原告称,公司经理多年来在公司对其动手动脚,并多次以提供更好工作为由诱饵对原告提出性要求。原告一名同事向法官证明,她曾听到童女士在总经理办公室内说“别那样”,而当时门是关着的。童女士拒绝经理的请求后,她的福利和奖金被克扣。“由于长期遭受上司骚扰并与之争吵,童女士几次在工作中昏倒。”因此,她向法院起诉,只是为了要求上司向其道歉。法院未公开审理此案,最终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了童女士的诉讼请求。

2004年3月12日,北京市朝阳法院宣判了首起短信性骚扰案。原告闫女士经常收到丈夫的同事齐某发来的带有黄色内容的短信,齐某对此也承认,但他认为自己就是在开玩笑,只不过玩笑有点过火而已。法院最后判决齐某败诉,赔偿闫女士精神抚慰金1000元。
 



 

相关热词搜索:西安 海鲜酒楼 老板

上一篇:陕西一警察参与绑架公司老板 收162万后撕票
下一篇:城管:制度之殇

分享到: 收藏
网站申明

一、原创内容页
① 如转载或镜像三秦网站原创稿件(含图片、音视频),应注明来源,例:“三秦网”。
②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二、三秦网提供上传空间、链接及博客/评论等服务页面的免责申明.
① 所有图片、音视频标明来源,有作者姓名要详细标注.
②三秦网为用户提供上传空间服务,对用户传输内容不做修改或编辑。当著作权人和/或依法可以行使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权利人发现上传内容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时,应向三秦网发出权利通知,三秦网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采取措施删除相关内容。(详见法律声明)

网站介绍  -  联系方式  -  投稿说明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2012-2013 三秦网 All right reserved 陕ICP备123号 SP服务代码:106533333 陕卫网审[2010]第0066号
技术支持:陕西万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