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童:郭敬明对于我来说是另外一个存在
2013-08-23 12:24:23   来源:南方日报   评论:0

  “每个作家都希望写一部伟大的长篇小说,我也不能免俗”上周五,著名作家苏童携新作《黄雀记》亮相顺德书展(见上图,张培发摄)并举行讲座,与顺德文学爱好者一起探讨当下文学和作家面临的冲击和挑战。

  生于1963年的苏童,如今已经步入“知天命”之年,在创作上也面临着“危机”。他坦言,人变老了,体力就大不如前了,年龄对作家的产量实在是有很大影响。但是,对于一个男性作家来说,50岁是一个好时光,比青年要更加成熟。

  也有顺德本土作家提到,网络文学降低了写作的门槛,冲淡了过去作家曾经有的“尊贵感”,并担忧网络大潮会将传统文学淹没。对此,苏童表示,传统具有诗意的、比较浪漫的老派的东西可能会萎缩,但不会消失。文学的读者跟明星粉丝还不一样,他们没有太多的排他性。而且写作更多是个人的事情,跟市场和外界无关。

  还有中学老师赶到现场跟苏童请教如何教学生进行文学创造。苏童说,文学创造和中学教育确实存在两个轨道,鼓励爱文学的孩子做“两面派”,应试时写好优秀作文,如果想抒发自己真实的内心世界,则可选择参加作文比赛,而老师既要勉励学生勤劳,更要知道学生对文学的天赋。

  近期,《小时代》电影大热,有学生在现场提问“如何看待郭敬明等80后作家”。对此,苏童直言,“我知道他(郭敬明)有几百万粉丝,但我没看过他的书”,几乎是一无所知。

  谈小说创作

  钟情短篇小说 狂热期已过去

  “我以前的创作量很大,特别是80、90年代,写作不间断,写一个小说,比如《米》,大概写了半年,然后再写几个短篇,马上就能写其他的。”

  近年来,当人变老时,体力下降是一定的。很多读者不能理解,一个作家和体力有什么关系?也不需要你去锄地,不就是在电脑前么?但很多到了我这样年龄的作家,都觉得年龄是直接对作家产量产生决定性影响的,这是不得不承认的自然规律。

  对于我尤其热爱短篇小说的问题,这是个人兴趣,也无从描述,别人问我为什么喜欢短篇,总有个理由吧?我说没有理由,可能是生理性原因吧。我清晰记得,高中时代,我们学校的图书馆,有一本文革前的短篇小说,是1960年代的。我特别想看,有一天我找到这本短篇。图书馆的阿姨说,同学我知道你爱看书,但看书不能乱看,这是一个短篇小说。你要看短篇小说么?我说是的,我对短篇小说的喜欢和热爱从我是一个孩子,甚至是文学少年时代开始的,后来这个情结一直伴随着我。

  曾经有那么几年,除了一个《蛇》之外,基本没什么其他的长篇,持续六七年,主要精力都是写短篇。我的短篇小说的忠实读者都是那时候培养起来的。一方面我很欣慰,但另一方面我也有危机。我突然发现没钱了。没有收入怎么办?有时候我花半个月写一个短篇,这半个月大概能换来200元人民币收入,我突然觉得囊中羞涩。这是促使我又开始写长篇的一个原因。

  当然另一方面,在彻底满足自己对短篇的狂热之后,我觉得那个时期已经过去了。每个作家都希望写一个伟大的长篇小说,没有一个作家希望写一个伟大短篇的小说,我也不能免俗。所以这几年,趁着我这个年龄,还有可能出现早老性痴呆症或者直接是老年性痴呆症之前,能够把自己心目中想象的,我所能写的长篇小说把它写出来。

  现在,对于一个男性作家来说,50岁是一个好时光,在江南和北方,人一过55岁有种种苍老的迹象,我也很怕,这几年我有一种紧迫感,因为50岁写长篇小说,不像20多岁的时候写《米》,写《我的帝王生涯》特别轻松,可以容忍自己所有的错误。

  青年期创作,一个是血气方刚,一个是泥沙俱下,它有好处,也有坏处。但是因为你是青年,你可以把它一并地放到你的文本里面。他不会左思右想,瞻前顾后,所以我的早期的长篇小说带着有些甚至是不可原谅的错误。

  比如《米》里面,上半部分写到米店老板娘是冬天死的,天气很冷,但到了下半部分,我忘记了米店老板娘死的季节,所以我说她死的时候天气非常热,尸体有渐渐要发臭的感觉,这个细节书就留在大陆版的一版二版中。但台湾版的编辑特别认真,他说苏童我跟你商量一件事,我不愿意改你的稿,但这个恐怕是非改不可的,一个人不可能分身。我今天应该不会犯这种错误。

  谈网络文学冲击

  “文学更多是自己的事情”

  在一些80、90的孩子看来,我们是老人。但有人提醒我是中老年人时,我都有点不习惯,因为我当青年作家当习惯了。在江苏作协里,我都是小辈分,甚至到了青创会,我都会说:“哎呀,又要开了。”其实已经很多年不参加了。对于网络时代,一个是纸媒慢慢式微,感觉无力乏力,另一个则是蓬勃向上,它的前景,无论怎么怀疑,始终是非常辉煌、前程远大的。关键是我们如何看待自己。

  有的作家,还是用笔和稿纸在写作,像我一定要把输入电脑的文字,用种种方式变成纸。对于这样坚持传统生产方式的一个作家,我从来觉得,不必过分担忧你是会被吃掉的,有可能你的势力会慢慢变小,但像这种看起来繁琐复杂的方式,担心消失是不必要的。

  为什么呢?比如交响乐队,你说有用么?方便么?但从教堂开始后,到后来到音乐厅,却从来没有消亡。永远有这么一批人,有人拿大提琴,有人拿小提琴,一直在干着这个事情。如今,孩子们耳机一带就有音乐了,但那些乐手依然在生存,一代又一代。他们的生产工具也是非常笨重的。

  所以,我认为传统具有诗意的、比较浪漫的老派的东西可能会萎缩,但不会消失。文学的读者跟明星粉丝还不一样,他们没有太多的排他性,不是说,我读了网络文学,就不看你的书,代表不忠诚。比如说,你原来有3万读者,有可能慢慢会萎缩成为2万人,但绝对不会变成20人。如果你爱这个事情的话,你也不用担心。当你觉得它有意义时,你不会过多忧患外界的问题。很多人都是这样,即使不能发表,我还是要坚持下去,因为写作更多是我的事情,跟他人无关,跟市场无关。

  谈中学生学习写作

  爱文学的孩子要做“两面派”

  “对于文学创作来说,中学的语文老师背负了很多很多意想不到的责任,其实是个‘高危人群’,很多同学都会埋怨,为什么小时候对作文没兴趣,那是因为上学时,明明那篇作文很有个性,非常好,但老师打了一个20分、30分,不及格。”

  我们中学的语文教育和大学、社会的文学创作,基本上是两个轨道。我也是个家长,我印象深刻的例子是,我女儿上小学的时候,她老师说,你爸不是个作家吗?你让你爸爸写篇文章来,放在我们学校的墙报上。然后我儿女就来告诉我。我说,那是不行的,我的作品会被老师批20分、30分的。后来,老师就说,不行的话,国庆节来了,你自己写首诗,让你爸爸帮助你赞美一下国庆节。于是我模仿女儿的口气,写了一首诗,然后让女儿抄在墙报上,那老师在旁边一边看一边笑,因为她知道苏童是个写什么的人,但在模仿儿童那类赞美时,就是虚假,她发现了。

  倒过来说,我们的语文老师非常清楚,什么是最本真的文学教育,如何去挖掘孩子们的内心世界。但教师主要教育孩子如何分辨正能量、负能量。我一直在想象,如果我是一个中学语文老师,我看到一个完全散发孩子负面情绪的文章,但又写得很好的时候,我该如何处置,如何对待?一方面,我们所有大的教育环境,要求有一个总的面貌,比如兴高采烈、健康阳光,这是孩子内心世界的一部分,内心的主流。但还有另一部分,是另外的一种情绪,好多孩子自己都知道,但他们都明白,这一部分不会写出来,于是就把那部分悄悄塞起来,放在抽屉里。

  当然,因为做家长,我知道应试教育、教学秩序和真正创造之间的种种微妙的差别,所以鼓励那些爱文学的孩子做“两面派”。什么意思?当你是考试,需要分数的时候,你走安全的道路,既然你参加了考试,你就迎合考试这台机器的标准,你就写语文课上优秀作文,你要有这个本事,这要求你要对文字有聪慧的感觉。如果你想抒发自己真实的内心世界,你完全可以参加另一类比赛,比如新概念,创意作文,那个是展示你才华的真实舞台。

  所以,提倡两面派,一个真正学好文学的人,他两面都可以做得很好,当然,这蛮难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训练,对于一个孩子我们要勉励他勤劳,但另一方面,老师也要知道他的天赋,对于文学的天赋有几成,量体裁衣。

  “我对郭敬明

  几乎一无所知”

  ■谈青年文学偶像

  “我从来不在一个公开场合谈论一个作家,这是一个职业习惯。郭敬明有几百万的粉丝,对于我来说,他是另外一个存在,另外一个作家。对我来说,我一直觉得现在生活方式太多了,世界太庞杂,所以我一直在做减法,就是一些必需要的精神世界,我要维持。至于孩子们看什么?我不需要看,我也不关心。比如现在很多热门的事情,我都不大清楚,或者只知道一点点。可能我会被嘲笑落后、或者out,但是没关系,我自己的生活方式对我很重要。我了解多少信息,我看多少书,我一天写作多少文字,这是生活的主题,我会做一些筛选。所以很多孩子口中如雷贯耳的名字,我可能真的不是很清楚,只是偶尔看电视,知道他长什么样?然后知道某一个篇名。如果要谈了解,那几乎是一无所知,这是我的一个情况。”(南方日报记者 张培发)

相关热词搜索:作家 苏童 郭敬明

上一篇:脑瘫女孩黄扬“写”出60万字自传
下一篇:陆游祖父是王安石学生

分享到: 收藏
网站申明

一、原创内容页
① 如转载或镜像陕西信息网网站原创稿件(含图片、音视频),应注明来源,例:“陕西信息网”。
②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二、陕西信息网提供上传空间、链接及博客/评论等服务页面的免责申明.
① 所有图片、音视频标明来源,有作者姓名要详细标注.
②陕西信息网为用户提供上传空间服务,对用户传输内容不做修改或编辑。当著作权人和/或依法可以行使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权利人发现上传内容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时,应向陕西信息网发出权利通知,陕西信息网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采取措施删除相关内容。(详见法律声明)

网站介绍  -  联系方式  -  投稿说明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2012-2013 陕西信息网 All right reserved 陕ICP备123号 SP服务代码:106533333 陕卫网审[2010]第0066号
技术支持:陕西万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