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书画 > 正文
师兄文斌
2017-02-07 02:42:26   来源:   评论:0
师 兄 文 斌

黄 志 

 
       没有想到,今天与阔别19年的师兄文斌见面了。
       1988年,我在铜川矿务局三中学校上初一,拜学校美术教师姜随青先生为师学画。暑假时,姜老师安排我到他另一个学生贺文斌家里练习写生。文斌比我高两级,他家在王家河老矿部干校公房,傍河而居。院门前绿树成荫,空气清新,景色宜人。文斌家是公房,一扇大门,里面并排住着三户人间。第一天到文斌家里,他姐姐在院子里洗衣服,录音机里播放着歌手张蔷的专辑盒式磁带《星期六》,歌声动听。文斌是陕北人,中等个儿,两道浓眉,明亮的双眸,高挺的鼻子,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是朴实、稳重、诚恳。
       我们俩在文斌的小屋里画石膏像、静物。他学画比我早,素描基本功非常扎实,耐心地辅导我写生。少年的我对美术非常热爱,有了姜老师和他的帮助,我感觉风和日丽,天空蔚蓝辽阔,树叶小草翠绿欲滴,小河流水潺潺,生活中的一切都充满诗情画意,对未来充满美好的憧憬。第二年暑假,在他的建议下,我们俩又同到画家梁耘(铜川市美术家协会首届美协主席,陕西美术院副院长)老师在铜川市王益区七一路文化馆办的美术班里学习。学员有申大维、苟文超、赵青、张宏运等人。从王家河一号井和干校骑自行车到美术班得十多公里路,约一个小时。去时下坡路多,比较省劲。晚上下了课,已是万家灯火,回来,几乎一路上坡,骑自行车很吃力。在斜井(大桥)大斜坡时,我们俩累得骑不动了,得下车推着自行车走上坡。一次,路上下了雨,我俩都淋了雨,急忙推着自行车到王家河乡政府门前的树下避雨,避雨时还交流着学画的心得。那时,文斌领我去了家在川口蓝公房住的李鹏老师的家里,我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现实中的油画作品,开了眼界,还结识了田琳老师。那时,文斌还没有画油画,他对李鹏和田琳老师比较羡慕和佩服。
       有一次下了课,我们俩不想回去了,就去了美术班的一位画友的家里,他家在王益区三里洞煤矿矿区家属公房。房间闷热,被褥有些潮湿。半夜,我们三个人相继被虫子咬醒,全身痒得睡不着,只得不停在挠。拉开电灯,看到每人全身都被咬了十来个红疙瘩,掀开被窝,几个跳蚤在床铺上上蹿下跳,非常活跃,令人目瞪口呆。我们就一起开始逮跳蚤,逮住,掐死,血债血还。再追踪寻觅,折腾了约半个小时,方才睡着。睡梦中依然被残存的跳蚤叮咬,我是迷迷瞪瞪地边睡边挠……第二天醒来,还是瞌睡,身上痒,根本没有休息好。那时的日子,快乐和辛苦相伴。
        文斌有个哥叫文革,文革起先也学画。但是,后来又不学了。高中毕业后就结了婚。文斌似乎对哥哥略有微词,嫌文革成家早,"胸无大志"。文斌父母在干校学校对面开了一间商店,文斌很懂事,常常在周末时帮父母进货。有好些次,他会叫我和他一起骑着自行车到一号井、三里洞食品厂进点心、鸡蛋糕、花生、瓜子等货物。进完货,他会让我尝块点心或鸡蛋糕表示犒劳和谢意。
       1992年,我上高二,文斌考上了苏州大学艺术学院。高三没有毕业,我招工到了北京首钢集团分公司,我们俩就失去了联系。一次,我回到家乡看望姜老师,他告诉我文斌因成绩优异,已留校任教,并在北京、上海、日本、法国等地成功举办了个人画展。听到这些,我既高兴又惭愧,我,一名普通的国企政工员,改了行,研究起了文字,目前沦落到仅能提笔画画速写,和文斌比,相形见拙,因此就更不好意思主动和他联络了。
        2007年夏天,文斌的姐姐让我二姐给我捎话,学校放暑假,文斌回家探亲,他没有我的联系方式,希望有时间去找他聊聊。我很激动,想不到,失散了19年,文斌还没有忘记我。我便买了水果去他家。门开了,文斌一身黑衣,胖了点,相貌变化不大,可能是因艺术的熏陶,他显得年轻。只不过,他的发型变了,长而卷,气质如同我欣赏的台湾创作型歌手齐秦一样类型。久别重逢,自然是十分欣喜,似乎也有了一些陌生感。他已经是一名年轻的艺术家了,而我却很少动手做画了,和美术殿堂愈来愈远。我们谈了谈各自的近况,也聊起了以前学美术的日子,聊了聊以前画友的近况。申大维、苟文超、赵青、王宏宣考上了西安美术学院附中,赵青毕业后分到了铜川市群众艺术馆工作,张连生分到了铜川市二中当了一名美术教师。
        文斌拿出两本画册让我欣赏,里面是他的人物油画创作。内容以景物、女人体为主。人物表情恬静,目光清澈,表现了女性的纯真美;有的人物形象变形、夸张,充满神秘的梦幻色彩,属于二十世纪画坛巨匠达利的超现实主义风格。交谈中,得知他的几幅作品已先后被外国友人购买收藏,最高的一幅成交价数十万元。记得学画时,文斌给我说过几次这样的一句话:人的一生能做好一件事情就很不错了。文斌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他一直专注美术写生和创作,心无杂念,水滴石穿。
        文斌给我讲着当今画坛上的几个主要流派时,进来一个高挑漂亮、皮肤白皙的年轻女子,留着时尚的短发,典型的南方淑女形象,朝我有礼貌的微笑了一下。我正猜测她是谁,“这是我媳妇,”文斌向我介绍。我站起身,叫她“嫂子”。年轻女子似乎有些惊讶,没有应声,调皮的说了句,“我应该是妹妹。” 文斌笑着说:“苏州那边不习惯这么称呼,你叫她桦昊吧。” 文斌向我介绍了他的婚姻,“桦昊是我的学生,我们谈了六年,去年才结婚。她年龄小我一轮。”哦,师生恋。一定是艺术女神缪斯牵的红线,相同的志趣使他们俩产生了感情的涟漪,并经历了漫长的考验,最终互相溶入。从他们互相关切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们感情的真挚和深厚。文斌拿出了师嫂桦昊出版的画册,题材为生活中的花卉静物、小猫小狗。色彩鲜亮,线条活泼,表现出一种童心雅趣,一种生命的喜悦。有些笔法大刀阔斧与文斌画风中的精致截然不同。我忽然发觉文斌画中的一些女子,相貌神情极像是师嫂,问文斌,他笑着说天天生活在一起,画中自然会有妻子的影子了。
        文斌母亲热情的留我吃了饭。我们俩合了影,临走时,文斌说自己醉心于艺术创作,为了不影响创作,舍弃了许多赚钱的机会。涉及他作品的商业活动,全部委托他的经济人代理。艺术创作是激情与寂寞合作的产物,他沉迷于这个过程。
        十年过去了,不知道文斌兄一切是否安好?我在百度上输入师兄“贺文斌”的名字,立刻显示出百度百科关于他的详细介绍,百度网页上有关于他的新闻,百度图片也显示出他的多幅美术作品。
远离尘嚣绘丹青,醉心艺术谱华章。这是文斌一直的性格。衷心的祝愿文斌兄创作出更多的艺术佳作,达到更高的艺术境界,为陕西人争取更多的荣誉!

 
 
                                                                                                                                                                  2017年2月7日

相关热词搜索:王家河小区 苏州大学 贺文斌

上一篇:董寿平 报春图
下一篇:中国著名书画美术家杨君正

分享到: 收藏
网站申明

一、原创内容页
① 如转载或镜像陕西信息网网站原创稿件(含图片、音视频),应注明来源,例:“陕西信息网”。
②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二、陕西信息网提供上传空间、链接及博客/评论等服务页面的免责申明.
① 所有图片、音视频标明来源,有作者姓名要详细标注.
②陕西信息网为用户提供上传空间服务,对用户传输内容不做修改或编辑。当著作权人和/或依法可以行使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权利人发现上传内容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时,应向陕西信息网发出权利通知,陕西信息网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采取措施删除相关内容。(详见法律声明)

网站介绍  -  联系方式  -  投稿说明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2012-2013 陕西信息网 All right reserved 陕ICP备123号 SP服务代码:106533333 陕卫网审[2010]第0066号
技术支持:陕西万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